23
2017
08

大世界里的小石头

他是潘锡存先生。一边说一边收拾起手上的工具,一一归位,锁进木箱。工具里最多的是刻刀,长长短短,有粗有细。在五点之前,他一直低着头。左手一个石头,右手一把刻刀。手不时在工具箱里摸索,拿起,放下,挑一把合适的刻刀,继续手中的活。站在他旁边围观半小时,没见他抬头,没有那份对外界的好奇心,周遭并不是没有声音,但你能从这个磁场中感受到一股静气。而那个发散这份静气的人,只留给你满头白发的背影。语言,有有声的形式,无声的部分,可能是动作。你不忍以有声语言打扰,却又觉得他在跟你交流。明明是方寸之石,在他的手下,
23
2017
08

补缝隙的小石头

大有大的难处,小有小的妙用。一只蚊子可以让一头狮子发疯,一块马蹄铁可以让一个国家灭亡。大与小,是事物的一体两面,一定条件下会相互制约,相互转化。小石头虽小,其作用却不可小视。“祸患常积于忽微”,小石头虽不起眼,却往往决定了一个事物的整体发展。“小洞不补,大洞吃苦”,一艘航船没有每块船板的紧密相连,必定会水漏船翻;一条路的路面,没有每块石头的严丝合缝,就会坑坑洼洼、面目全非。同样,事业的开拓需要高个子、急先锋,但也离不开“补缝隙的小石头”。如果人人都想去做“大石头”,没人愿做“补缝隙的小石头”,那